来自 轻松生活 2019-12-03 21:59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必赢娱乐首页 > 轻松生活 > 正文

比利时环游,是她的回赠

我喜欢薰衣草,熟悉我的人都知道。来英国之前一直想顺道去法国的普罗旺斯看看,因为那里是世界上观赏薰衣草最著名的地方。不过后来还是放弃了,最美的东西留待将来两个人一起看。去诺福克纯粹是一个巧合。当时我无意中闯进一个欧洲旅游的论坛(GO2EU.COM),然后看到有人发帖子说6月25日要去金斯林(King's Lynn)看薰衣草(实际去的是诺福克,金斯林是离它很近的一个城市),已经有许多人响应。在我那本《走遍英国》的书中也提及过诺福克的薰衣草,说是英国王室御用的薰衣草场。我想既然有人发起和组织,又是看薰衣草,那就去吧,还可以认识一些朋友呢。 于是我买好了6月25日从伦敦到金斯林的火车票,在网站上报了名。第一次参加网友形式的聚会,心情难免有点紧张和担心。后来发现这种紧张是大可不必的,见面之后Waterloo的幽默、其他朋友的友善,很快就消除了我心中的顾虑。在火车上大家一路说说笑笑,时间过得飞快。我很庆幸自己参加了这次活动,又是一个人生旅途中的难忘经历。详细的情况我不多说了,因为论坛里已经有多名筒子写了游记和发了照片,有兴趣了解的话请看:By 引墨: 张翔: 路易: Phhph: 以后有机会再来英国,还想再去那里走走。然后我还得感谢一下穷游的XDJM们。在金斯林一天,回来后在伦敦聚会一天,这两天我都过得很开心。谢谢Waterloo和路易,他们的笑话总是逗得我好开心;谢谢引墨、柳源和Amy的陪伴,从你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;谢谢张翔哥哥一路上的关心和照顾。谢谢所有与我同游的朋友,认识你们,我很高兴。真希望不久的将来,我能够再次与他们相聚,当然--是在欧洲。

第1天
2012-02-18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

原创作者:Angie Lee 版权所有

2012年2月19日法国部分大区的寒假开始,憋了很久的紧张心态终于有机会放松了。我们一行5个人租车开始从法国一路向北穿过卢森堡抵达比利时的5日旅程,比利时分为3个区域,南部的法语区,北部的荷兰语区和中间的首都布鲁塞尔区。因为基本在比利时转了一个圆圈,也真心体验到了这个无政府现状国家首都的繁乱,欧洲首都的气场,南部法语区经济萧条,北部旅游和文化气息浓郁的种种氛围。

有的人,只要一眼,就能确定他是不是自己正在寻找的人;有的人,只要一眼,就再也无法忽视他的存在,这就是辰给雨墨的第一印象。对雨墨来说,辰像一颗陨落的行星,突然间来到了她的世界,让她充满了好奇和欣喜。

Metz

雨墨是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大一女生。她,老实、乖巧,也不善言谈。长相平凡,生活平凡。最爱《简爱》里的简。因为简是她渴望成为的那个她,那个对生活和命运勇敢提出挑战的她。

居住了3年的城市,慢慢体验着稍显空旷和萧条的氛围,时不时晴空万里躺在草地上晒晒太阳,不得不说对这个法国东北摩泽尔河畔的城市产生了不舍之情。

雨墨的身边也有追求者,只是她不曾恋爱过,在她的意识里,她还在寻找那个人,即使在恋爱如穿衣般随意的今天,她还是保守的认为恋爱的人应该是自己很想嫁的人,否则,恋爱只是一种互相的玩弄和伤害。固执的她,一直在固执的寻找着。当花季的少女都在初尝恋爱的甜蜜,她,只会一个人听着音乐,仰望着天空,期待着。

超市囤货买水备粮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
每次租车出去玩之前就是大肆囤货,省去了之后一两个月从超市11路车扛油扛奶扛酒的痛苦,当然也带齐出行途中的水。

大学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,即便你的朋友寥寥无几,只要你遇到乐观积极的室友,结识朋友就根本不是问题。且不说大学里的大大小小的几十个社团等着你参加,各种辩论会随你观摩,就算各种形式的聚会都会占据你所有课余的时间。遇见辰,就是在一次某人的生日会上。向来不喜欢聚会的雨墨一直很庆幸那次的生日聚会她参加了。

图片 1

雨墨和室友来的较早一些,向庆生的同学送上礼物之后就默默的坐在KTV包厢的最内侧,静静的看着她们笑啊、闹啊。突然,室友走到身边拉起她说:“雨墨,走,介绍我表哥给你认识。”一头雾水的雨墨就这样被拉到了辰的面前。就那么一眼,雨墨就觉得像过了很久似得,他,很熟悉的感觉。

超市囤货买水备粮

室友热情的拉着雨墨对男孩儿说:“表哥,这是我的好朋友,很好的朋友哦。她叫雨墨。”转而对我说,“雨墨,这是我的表哥,叫林辰,大我们两届,跟我们是同一专业的。以后他会照顾我们俩的。”在室友热情的介绍完之后,雨墨和辰相互的打了个招呼,算是认识了。

第2天
2012-02-19

在之后的party中,雨墨并没有太投入,眼光不时的越过数人去看辰,这才发现,他是一个一米八几、略微清瘦的大男生,算不得英俊,但是脸上总是带着温暖的笑容,像阳光一样让人无法移开视线。

第一站:滑铁卢Waterloo:硝烟不再滑铁卢的狮子山建于1824到1826年间。建造这座金字塔式的山丘是为了追悼1815年6月18日参加滑铁卢战役的所有阵亡士兵。在此地,荷兰王储奥兰治拿骚的威廉、威灵顿公爵的盟军大将军被伤。山丘上有一只庄严雄伟的重达28吨的铁狮子,是由梅赫伦有名的雕刻家范给尔雕刻的,铸于烈日Liege的高克力尔铁窑。一个226级的台阶直通山顶,游客在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古战场风景。铁狮子保护地球,是欧洲回复和平的象征。

那是第一次遇见辰,起初的雨墨并没有觉得什么,只是觉得很熟悉,好像冥冥中她应该认识他一般的熟悉。见过面之后,雨墨偶尔会想起他,会想什么时候会再遇到他。这是不是一种情愫的滋生呢?雨墨也弄不明白,但是心会不由自主的去寻找那个身影。

滑铁卢Waterloo

大学的校园很大很大,但是对期待相遇的人来说,是可大可小的。有缘,会在某个地方相遇多次,无缘,再刻意的等待也会擦肩而过。雨墨就不曾遇到过辰,即使是刻意的等待过。

历史书上都学过,从小就知道的拿破仑兵败之所,不论怎样都要来亲眼看看。当然不会再有硝烟,归于平静的原野给你遐想的空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

图片 2

第二次见面,是在一场辩论会上。室友说辩论赛由他表哥担任一辩,硬是拉着她去看。她也就去了。这场辩论会的辩题是生命的长短与社会价值的关系。

尚未抵达,就远远望见狮子山

那一场上的辰,沉着、冷静,言辞刚烈,掷地有声。是她不认识的那个他,突然觉得他离她不只是台上、台下的距离。他,注定是雄鹰,她,可能只是小白鸽,飞不到雄鹰的高度。但是心仪之情,似乎无关风月,只是心仪而已。就这样,她在台下看着台上光芒四射的他,就那么傲娇的赢得了属于他的荣耀。

滑铁卢Waterloo

辩论会结束后,她和室友前去表示祝贺,他满脸笑容的对她说谢谢,那眼光里闪着自信的光芒,让人移不开眼。而她只能用灿烂的笑回应着。也就是在那一天,她决定努力地生活,努力地学习,用一只白鸽的全部力量飞得尽可能的高,即使永远触及不到雄鹰的天空,也要尽可能的靠近他。有一种倾慕不是爱恋,而是能遇见就很好!

图片 3

从那以后,辰经常带着室友和她一起吃饭、聚会。雨墨就像辰的另一个妹妹一样被他关心照顾着。而雨墨,也是带着一份私心,傻傻的跟在他身边,被关心照顾着。那一份花季的悸动,一直都存在着,只是被小心翼翼的隐藏着。只要不刻意去想,连雨墨也怀疑它的存在。

滑铁卢Waterloo

春去秋来,四季的景色在这样懵懵懂懂的时光里悄悄地变幻了一年。还有半年,辰就要毕业了。毕业后的他可能出国,去英国,一个孕育雄鹰的国度。而雨墨还有两年才能离开这个没有他的地方。

图片 4

听室友说辰的国外申请已经批下来了,那一夜,雨墨失眠了。在过去的一年多里,她知道他无心恋情,他有更远大的志向。可是当初埋下的种子至今还没有枯死,它仍然在一个角落里不甘心的生长着。想来想去,她决定给辰写一封信,告诉他这个不需要回复的秘密,只是希望他知道而已。

吞云吐雾的铁狮子黑着脸暗示着战争的可怕

就这样,一封带有叙述性质的粉色信封躺在了辰常坐的晚自习位子上。之后,雨墨一直躲着辰,虽然她不需要他的任何回复,只是向他描述一个痴痴的小女孩的倾慕之情,但是她还是怕看到他,听到任何不想听的话。几天过去了,辰如常的跟雨墨见面打招呼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最后,雨墨还是问了辰关于信的事。辰笑笑说:“哦,我偶尔会换位子,最近也没看到什么信。那封信重要吗?”“没什么,不重要的,只是一个好笑的段子,写了给你分享的。”雨墨急忙回答着。原来,辰并没有看到那封信。

滑铁卢Waterloo

巧合有时候会让人越挫越勇,信的事过了一段时间,雨墨更是坚定了把心意告诉辰的决心。她决定发短信给他,这样很冒险,可是眼看他离校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她要速战速决。

图片 5

在一个寂静的夜晚,她编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给他,最后的结尾希望他看到信息回复一个“知道了”即可。信息成功的发送了出去,可是那一晚的手机也如她的心一样寂静无声。就这样,雨墨几天都没有看到辰,也许辰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。后来,她还是忍不住发信息问他收没收到她的短信。辰回复了,他说:“最近很忙碌,前几日手机坏了,刚修好。”短短的回复让雨墨又一次拜倒在巧合的手下。

冬日的萧瑟,残柳配残局

也许,两次的巧合是在提醒她放弃吧,但是她仍然没有放弃。她决定打电话给他,说完就挂断。在校园的小花园里,她静静地等待电话接通。“喂,雨墨啊,什么事?”辰匆忙的问道。“我,没什么事,你是在忙吗?方便说几句话吗?”雨墨小心翼翼地问着。“不太忙,你说吧!”“就是,我们认识很久了,听说你即将去英国了,想告诉你一件事…….”“雨墨啊,我马上要上台辩论了,有事儿回头再说啊,先挂了。”没等雨墨反应过来,辰已挂断了这通意义非凡的电话。看着手中静默的手机,雨墨无奈的摇头。站起身来准备离去,在抬头的那一瞬,她看到了一幅好笑的画面——天空中有两条近乎平行的飞机云。这是不是第三个巧合呢?在暗示她放弃吧!

滑铁卢Waterloo

“好吧,放弃吧!”雨墨苦笑着对自己说。

图片 6

辰在一段忙碌的时间里过完了最后的半年大学时光。雨墨和辰偶尔也会见一面,吃吃饭,聊聊天。后来,辰去了英国,雨墨没去送,只是发了短信算是道别。那个没有说出的秘密也就没再说出来。

当年滑铁卢战役拿破仑和威灵顿将军双方的战局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

滑铁卢Waterloo

辰到了英国之后,雨墨很少与他联系。关于辰的消息,偶尔室友会说给她听,她也就有意无意的听着。后来,她开始认真学习,开始认真生活,仍然想飞的更高,离他更近一些,不过,这个想法与辰无关,只是雨墨对自己的期望。

图片 7

两年看似很长,但是对一心投入学业的雨墨来说,还不算够用。很久没有跟辰联系了,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,仍然不想联系。眼看着雨墨也将要毕业了。毕业后的她可能会去上海,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,只可惜她这只小白鸽并没有飞得够高。

现实的原野,谁能想到这是曾经的战场

偶然的一天,她收到了一份来自英国的信,一封大信封里放着两封信,其中的一封是那么那么的眼熟。原来,是她曾经偷偷放的那个粉色信封。信封被拆过,又小心翼翼地折好了。她恍惚的打开了另一个蓝色信封,熟悉的称呼,熟悉的字迹。

滑铁卢Waterloo

雨墨妹妹,

图片 8

好久没有联系了,近来好吗?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学习,所以没有主动跟你联系。你是很优秀的女孩,我为有你这个妹妹而高兴。快毕业了,我想告诉你:恭喜你毕业了!外面的世界很大、很精彩,而你的人生会更精彩!

升起~~

你落了东西在我这儿,我一直替你保管着,希望这个迷路的小东西能找到你!

滑铁卢Waterloo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加油!

图片 9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哥哥:林辰

孤独的将军

看完信的雨墨已经泪湿双颊,原来,原来并没有那么多巧合,从第一次的信,他就知道了她的秘密,只是他不回应她,不忍心伤害这个妹妹。任何说出口的拒绝,即使用词再委婉也是一种伤害,所以辰不给伤害雨墨的任何机会。三次的巧合,三次的保护。现在的雨墨才真正的明白辰,那个善良的辰。他用最独特的方式避免了三场雨季的伤害,保护了一个脆弱女孩的最懵懂的秘密。此时的雨墨是感激的,感激遇见他,感激他无私的保护。面对这份友谊,他努力去维持着,而她呢?她该做些什么呢?她擦干了眼泪奔回宿舍,打开电脑写下了一封邮件。

滑铁卢Waterloo

林辰哥哥,

图片 10

刚刚收到你的来信,真高兴能收到你的祝贺!毕业了,真是美好的开始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我会继续努力的。一个我喜爱的城市、一份喜爱的工作和一个即将遇到的恋人在未来等着我,哈哈,此刻的我已经迫不及待了!也希望你一切都好,加油!还有,谢谢你!

本次行动参与的妹子们~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雨墨妹妹

滑铁卢Waterloo

邮件成功发送出去了,雨墨微微地笑了。这个她曾经认真喜欢过的人是那么无私的保护过她,让她在最美的花季免遭一次暴风雨,那么她还能做些什么呢?只能装作遗忘、不在意,免去他的担忧。

图片 11

潇洒,做不到,装出来很难,但却是她唯一能给出的回赠!因为再多的不舍和心痛,都抵不过他能幸福,即使幸福不是出自她手。

出行人员携小punto全家福

《故事》《故事专题每周精选活动|故事烩18》

滑铁卢Waterloo

滑铁卢战场全景油画馆

世界仅存的几个全景油画馆之一。360度再现了滑铁卢战场硝烟弥漫的场景。相比现代拍摄和科技手法的呈现,反而更有吸引力。

滑铁卢全景画馆建于1912年,位于狮子山脚下,是为滑铁卢战役百年纪念活动而兴建的。画馆内有一幅巨大的油画,由法国军旅画家路易*杜姆兰(LouisDumoulin)及其朋友们共同创作:罗毕凯、马尔毕纳和德法罗。该画长110米,高12米,以1比1的尺寸,再现了1815年6月18日下午4点左右,滑铁卢战场鏖战的场面。最初的全景画诞生于19世纪,反映的主题经常是著名战役、宗教历史或风景。从1815年开始,在伦敦市中心就出现了重现滑铁卢战役的全景画馆,但后来该画馆被毁。比利时的滑铁卢全景画馆是少数几个被保存下来的全景画馆之一,现已被列为文物。

图片 12

战场的一部分,环幕油画真惊人!

滑铁卢战场全景油画馆

图片 13

全景油画馆外部

滑铁卢战场全景油画馆

图片 14

滑铁卢纪念馆

滑铁卢战场全景油画馆

图片 15

力克拿破仑的威灵顿将军

滑铁卢战场全景油画馆

游记来自蝉游记网站-Jsprite

本文由必赢娱乐首页发布于轻松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比利时环游,是她的回赠

关键词: